连召

永良,想怎么称呼都OK

【华福】 能不能让我继续喜欢你-五题

1.能不能让我继续喜欢你,口是心非,只是因为你让我如此在意。

2.能不能让我继续喜欢你,沉默不语,眼神却偷瞄向你举棋不定。

3.能不能让我继续喜欢你,如鲸向海,沉沦于你的呼吸哭也甜蜜。

4.能不能让我继续喜欢你,如影随形,慕然回首时你依然在那里。

5.能不能让我继续喜欢你,死生离合,阻止不了我伴你垂垂老去。

9

【华福】如果没有遇见你

他像往常一样起了床,径直走进洗漱间开始新的一天。

踏着厚实的木地板,从餐桌和厨房间来回转换。早餐很简单,因为昨晚忘了从便利店买牛奶,所以只有三明治和沙拉。但这并不妨碍他一边看报一边吃早餐,待会在路上顺便买一份牛奶就好。

报纸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新闻。他对于音乐艺术那方面并没有多大兴趣,刊登着大篇幅的新闻被他一概而过。沙拉很好吃,这令他很愉悦。就着这股愉悦劲,顺手拿起了搁在衣架上的长风衣。

风衣掂起来很厚实,没办法,伦敦的五月风还是很大。他并不是喜欢冷的人,更多的时候还是愿意让自己暖和点。临走前,他特意检查了一下钥匙和零钱。最近他经常容易忘带东西。

下楼推门,迎接他的是热情地招呼...

3 14

【华福】道话 ----没脑洞系列

Sherlock: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说,你喜欢我。
John:说,你喜欢我?你?
Sherlock:不对!你应该说你喜欢我!
John:你喜欢我?
Sherlock:对!你喜欢我,我!
John:哦,我明白了。
Sherlock:明白什么了?快说啊!【星星眼】
John:我明白了You Like Me Very Much
Sherlock:哇!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承认!
John:但你也不否认不是吗?


如果John有这么攻就好了,医生的王的蔑视上线中

3

【华福】一起玩游戏吗?谁要和你一起玩啊!

大抵是最近没有什么有趣的案子,Sherlock像只倦猫一般窝在沙发里,沉浸在自己的思维殿堂里来找点好玩的事。或许是饿了又或许是实在是太无聊了,解谜故事并不能使他撅起的小嘴展成优美的弧度。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朝门的位置大喊‘’John!‘’。
......John...John? John·Watson!

要是换了平常,John他应该会马上应我一声啊。Sherlock越想越奇怪,不禁从沙发上站起来向隔壁房间走去。
映入眼帘的却是这样一副奇怪的景象,不擅长电脑游戏的John却在聚精会神的敲键盘,并且敲得很快!
大概是看到John玩的很开心的样子又大概是近在咫尺却没有注...

5

【华福】 系领带

这是一个温柔的清晨,飘来的云晕染了整个伦敦。嗯,真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清晨啊。
Sherlock站在镜子前昂着头,像个小学生一般认真的系着自己的领带。涨红着脸认真系着...
John则在一旁的餐桌上悠闲的吃着早餐,一边低啜一口咖啡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泰晤士报。
半晌......
当John准备为自己再拿一片烤吐司时,却发现,sher他还在和领带孤军奋战。
噗嗤--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咖啡在嘴边慢慢回味着,心里却想着“早说不会系领带啊,还在那死要面子活受罪。”
忍不住在心里朝他翻了个白眼,嘴角却宠溺一笑。“到头来还是要靠我啊……”
与此同时,Sherlock 还在镜子前努力的研究领带,“啊,真是太简单了!John...

16 15

【华福】咖啡要加两颗糖

夏洛克嗅了嗅杯子里的黑咖啡,并嚷道:“约翰!你为什么不加糖?” 
…哒哒哒哒哒…… 
然而故事的男主人公却两耳不闻身旁事,一心一意的写着他的博客。 
“约翰!”夏洛克似乎是生气了,一骨碌从沙发里爬起来,跳到医生身边质问着… 
医生轻轻挑眉,手上的工作也逐渐缓了下来,扭头望着夏洛克。 
“喂,约翰!我和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两块糖是么?” 
随即一个俯身,轻轻触碰着那个人紧闭的双唇。 
甜?好甜…来自约翰的味道里充斥着方糖的甜腻。唔,好幸福啊…… 
这让夏洛克彻底安静了下去…… 


12

【华福】日常表白--福利向

Sherlock: john 我喜欢你!我爱你! 
John: 你发什么疯啊……前几天还和我生气,说什么要在记忆殿堂里永远删掉我。 
Sherlock: ……【对自己干的蠢事死不承认中】 
John: 嘛,这也算是你为数不多的萌点了吧。嗯,比较傲娇。 
Sherlock: 【气的涨红了脸】 我告诉你,像表白这种出力不讨好只能收获一段感情并且马上感情就会淡掉随即分手的事情实在是不会出现在我的字典里,多么愚蠢的行为,就和人类这种生物一样。 
John :【挑眉】不要再说胡话了,sher。 
【John...

7

【华福】侦探的一瞬间

夏洛克他顿了顿嘴,活活把那句即将要出口的“关我什么事,只有你这样的傻瓜才会……”给憋回去了。 
那一瞬间,他似乎是害怕了。不,确切的说是十分害怕。他害怕约翰回头也不回的生气离开。 
该死,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念头?约翰他是我的助手,他永远也不会离开我!他一定不会离开我…… 
不可否认,在顿嘴的那一瞬间他动摇了。我堂堂英国政府特派侦探怎么会产生如此懦弱的想法? 
虽然理智狠狠的击打着这份情感。但毫无疑问,那小小的,毫不起眼的情感赢了。 
“好吧,约翰。你应该跟上我的思路来想。瞧,这里的疑点……”


6
 

© 连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