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了个良

Hi?
If a judge for life me...
Would you stay by my side?


这里永良
你找我我就会来

【华福】如果没有遇见你

他像往常一样起了床,径直走进洗漱间开始新的一天。

踏着厚实的木地板,从餐桌和厨房间来回转换。早餐很简单,因为昨晚忘了从便利店买牛奶,所以只有三明治和沙拉。但这并不妨碍他一边看报一边吃早餐,待会在路上顺便买一份牛奶就好。

报纸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新闻。他对于音乐艺术那方面并没有多大兴趣,刊登着大篇幅的新闻被他一概而过。沙拉很好吃,这令他很愉悦。就着这股愉悦劲,顺手拿起了搁在衣架上的长风衣。

风衣掂起来很厚实,没办法,伦敦的五月风还是很大。他并不是喜欢冷的人,更多的时候还是愿意让自己暖和点。临走前,他特意检查了一下钥匙和零钱。最近他经常容易忘带东西。

下楼推门,迎接他的是热情地招呼。

‘’早上好呀,华生医生!‘’

‘’嗯,早上好哈德森太太,今天也很有活力啊。‘’他笑着回应道。

走出街道,巴士站在熟悉的地方。但他今天并不想搭乘巴士,反倒想走着去上班。无数声音包围着的伦敦街道,此刻正是美好的不得了。空气中的浮尘在阳光的照射下,一点一点亮晶晶的,像极了圣诞节的雪花,给人带来安详的感觉。

路旁有家便利店,没有多思考,他便索性走了进去。货架上的牛奶花样很多,思索片刻,还是拿了和平时一样的小盒。

付款时,收银员询问是否需要购物袋。他摇了摇头微笑示意,自发性的把头扭向了便利店外。街道上人来人往,毫无新鲜可寻。

 在人潮涌动的视线中,他顿了一下。

那个黑色的轮廓的身影,定在了光线与声音的潮涌里。

 一瞬间并不能使他立马辨识出那莫名的熟悉感来自谁,在收银员的催促声中,他草草结了账拿起牛奶冲出了便利店。那个黑色卷发的侧影定在那里似乎在等人,也有可能是在买面包店的三明治。

来来往往的人时不时地挡住了那熟悉的侧影,他忍不住往前,却又默默退了回来。那无声的感觉,让他感到窒息,他是谁?【他是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手中的牛奶被攥得很紧,随时都有涨出来的可能。他猛地想到了他向父亲提出当兽医的那一天 。父亲拒绝请求并讽刺这份职业时的表情至今还无法忘记。他原以为父亲会尊重他的意愿。

负气的他直到深夜还在外溜达,路过一处人家时,那家刚好出来一个小男孩。男孩瘦瘦弱弱,唯一辨识得清楚的是黑色的卷发和手上的小提琴。

出于好奇和无聊,他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个小男孩会深夜拿着把小提琴来到深夜闹区。他看着他不慌不忙的在路灯旁找了块空地,从琴盒里拿出小提琴和琴弦,并将琴盒摆在地上,开始了他青涩的演出。

说实话,小提琴拉的并不算特别好。但路灯下的小男孩让他感到非常耀眼,简直着了魔一般,他萌发出了想一直就这么看下去的愿望。

深夜闹区对艺术的不懈,完完全全重叠到了夏洛克的身上 。出于和麦考夫打赌的缘故,他不得不深夜在这里搞艺术。但和麦考夫的赌约是能否用小提琴赚得20磅,虽然对此十分自信。但事实告诉夏洛克的是,根本无人买他的账。一曲又一曲,到了十二点的时候,看着空空的琴盒,夏洛克懊恼的跺了跺脚。该死,他还想回去研究他的演绎法。

来回揣摩了许久,约翰他还是没敢上前亲手将口袋里唯一一张面值为20磅的纸钞放到琴盒里。他觉得自己像是被这个小男孩鼓舞了一样,虽然他还是没勇气亲手把钱递上去。最后他找了一个看起来信得过的人帮自己给了钱。那个小男孩得到钱后显得十分高兴,还往自己这里瞅了几眼。没过一会,小男孩便收拾东西回家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躲在角落里小男孩不会发现,但事实上,小男孩目睹了他犹豫的全过程。

目送着小男孩回到家后,他捉摸着也该回家了。奇迹的是回到家后一切都变得有了转机。

最后他如愿以偿成为了兽医。

他也曾多次在那个小男孩家附近游荡,可始终没有再见过一面。

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后来他听说小男孩那家人搬了家出了国。他也逐渐淡忘了那个黑色卷发的小男孩。

吸管在嘴里衔了良久,望着那个背影他也思忖了良久。过了一会,牛奶盒发出了空掉了的声音。他摇了摇牛奶盒,确定已经没有了之后,扬手扔进了垃圾桶。
习惯性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表。,已经这个时间了啊,该去上班了。说实话,其实他还挺舍不得的。

在刚才的某几个瞬间,他差点有冲过马路跑去拥抱他的冲动。又或者是,和他搭讪,来一个帅气的自我介绍,给他留一个深刻的印象。反正就是想要可以和他在一起的念头,他晓得这听起来很荒谬。也没有那个胆量去做他所想做的那些事。

说实话,在他消失那么久的时间里,他几乎已经认定他不会再出现了这个时候。如果从此之后,他再也不会出现了,大概也只是会在心底懊恼一阵子吧,和那个时候一样。那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心情,就让他随风飘散好了。

踏着上班的石板路,他的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扬起了优美的弧度。嘿,你小子。下次看见你,可别让我逮住啊!



啊啊啊啊啊,其实这个脑洞还有后续。就是医生和侦探相遇的故事啦。那还得看我有没有力气写下去【躺尸  不过我原来是打算写 指挥家X小提琴手的故事,鉴于医生不能变,就写了兽医X小提琴手了。快夸夸我,给我小红花【臭不要脸   还有七夕的单身狗们 七夕快乐

评论(3)
热度(13)

© 永了个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