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了个良

Hi?
If a judge for life me...
Would you stay by my side?


这里永良
你找我我就会来

【华福华】雨天出行

窗外的雨不大,阴霾却始终笼罩在我心里。

我开始思索为何我俩的关系会被弄僵,或许是因为我的懦弱无能。前几秒前我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现在我稍微有些动摇了。Sherlock他反应迅速,洞察力强。每当面对复杂悬疑的案件就兴奋不已,对他来说。破案就是实现人生价值的手段。

所以在如此近乎完美的人眼里,发生不愉快的原因,全然不在于他。我差点也被他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绕进去了,他妈的真该死。

Sherlock并不只是世人所见的那样,与他同行,我多少还是了解他的。他毫不留情,一击致命。并且以此为乐,鄙视我们这些无法跟上他思维的野蛮人,毫不掩饰。是的,他称呼我为野蛮人,偶尔。

那我还如何理智?

加了两块糖后的咖啡还是非常苦,不知道是否与此时我那苦不堪言的心情有关。但我并不会拒绝他,我无法拒绝他。我有责任。但你要知道,我曾是个军人。

不远处正在全心办案的Sherlock似乎无法感受到我幽怨的眼神。

“Hey,John。我想我们该出发了。”

“去哪?你一个人会比带上我方便许多。”

“嘿,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你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

“不,我想你不需要。”

“你他妈能别像个婆娘一样婆妈吗?现在不是该道歉的时候!”

Sherlock真的生气了。我的意思是,我从未见过他生气。但是凭借我那不怎么敏锐的直觉,我断定他生气了。

时间静止的一霎时,我有些许委屈。紧接着,被不安所代替。我认为我把我的使命感给遗弃了。我还有些手足无措。但我想我应该打破沉默。

“Hey,我们出发吧。去Lestrade那儿?”

“……”

我认输了,和Sherlock我永远打不了胜仗。而目前的处境是,他似乎不买我的账。我又开始后悔了。

“Oh,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John。”

“不管怎样,应该以案子为重。”

“我弄妥了,Lestrade会处理好的。现在你最重要,我是说我们的关系。”

“关系破不了案子,那又与你何干呢?”

“听着,你得知道…”Sherlock比划着手,在客厅里转来转去,鬼晓得他想说什么。

讨论关系而不去放弃自己的错误,我认为这对我们今后的同居毫无帮助。是的,我有点倦了。我的这把老骨头撑不动了,天天东奔西走我开始烦了。我很平淡的走出了房间,走进了街道,走进了这乌云也伤心流泪的黑暗里。喔别担心,我只是想走走。我也没料想Sherlock会追过来。这不是他的作风。

我原先喜欢阴天,阴天会使人放松下来。我喜欢那种湿润的自由。与之相反的,我讨厌雨天。印象中,我曾出演过学校的话剧演出。可笑的是,我饰演一朵乌云。

雨下得这么大,乌云该有多伤心啊。

Sherlock举着伞,紧咬嘴唇。我们沉默不语,只是这么前行着。我曾想过我们的雨中出行会是怎样,是谁来撑伞,是谁说着有趣的段子。Sherlock忽然换了只手撑伞,大概是累了。我们继续毫无目的的走着。

袖子和衣角在来来回回间不安分的摩擦着,像是在跳跃着,那些无法说出口的情愫。在雨中,在伞下。我们被迫亲密的挤在一把伞下。我本不该如此,可是我还是愿意。闷热,和雨点。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摇摆不定的手不管置于哪里,都显得多余。

或许这只看起来有些干燥粗糙的手渴望与它自己相同的温度吧。

意识到自己内心的想法,犹豫了几秒,我还是停了下来。你看,我总是这样。任由我自己的脾性,这真的很糟糕。我想我是一个糟糕的人。

短暂的沉默被Sherlock打破了。

“在我看来,你比案子重要。所以,我想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

“我想我只是太情绪化太依赖你了。我们之间不存在问题。”

“你确实太情绪化了,但我不认为过于依赖我是一件坏事。”

是了,这便是了。Sherlock的力量来源于孤寂,而我没有办法成为他的力量。我本因此闷闷不乐,但他并不只是如此。他向我伸出了手,那骨节分明,具有温度的手。

十指交合的温度比我想象的要美妙得多。

我曾说过我讨厌雨天。像我这个腿脚不是很利索的人,雨天出行会让我难堪。彼时我是一个人,我也深信会如此下去。可是上帝总和你开玩笑,我拿他没有办法。我拿Sherlock也没有办法。

只是雨天出行似乎没有那么让人讨厌了。





谢谢你看到这里 希望你能喜欢

最近这边一直在下雨 我总是自嘲

什么时候搬到伦敦去了【误】

貌似这篇蛮福华的 军医有点矫情

嘛 没办法啊  天大地大 军医最大

评论(1)
热度(7)

© 永了个良 | Powered by LOFTER